千赢国际官网_千赢国际娱乐场【唯一授权官网】 > 文史

传教士与古格王朝的覆灭

丹珍草 摄影/车刚 卢海林 水冬青 王波 发布时间:2018-03-13 11:08:00来源: 西藏人文地理

古格是吐蕃王朝分裂后建立的若干个小王朝之一。古格的国王是吐蕃赞普的直系后裔。虽然始终未能将整个西藏置于统一的管理之下,但古格王国在喜马拉雅山和冈底斯山之间建立了世界最高处的政权和最高处的文明。它经历了35代国王,曾经拥有10万臣民,并以藏传佛教“后经期——上路弘法”的发祥地而著称。王国延续了700多年,这在人类历史上也并不多见。但它最后的硝烟燃起,以致遭受灭顶之灾,暗然落下历史帷幕,其导火索,竟然是由于西方在主教的传入……

耶稣会士与“圣母的希望”

最早到达西藏西部的近代西方传教士是以安东尼奥⋅德⋅安多德神父为首的耶稣会士。1950年,葡萄牙占领了印度果阿地区,教皇克理门七世即宣布成立了果阿教区。1579年11月,果阿葡萄牙传教士应莫卧儿帝国阿克巴大帝的邀请前往传教,从而为天主教传教士越过印度边境进入西藏提供了可能。

1642年3月20日,果阿主教安东尼奥⋅德⋅安多德神父和马努埃尔⋅马科斯等修士化装成印度教徒,混入去往西藏阿里山区南边朝圣的印度教徒中。同年8月初,历经艰难困苦的安多德一行终于抵达阿里南境象泉河谷的古格王朝的首都扎布让(今属扎达县),成为了西方最早到达西藏西部的传教士。

与利玛窦费颈周折才得以进入中国汉地的上层社会不同,安多德一行来到古格后首先向王室传教,且很快就得到了古格国王的赏识。

古格国王扎西扎巴德本人对这种外来宗教没有拒绝,以王弟扎达、王叔为首的喇嘛们,在最初的时候对安多德的传教活动也还是友善的。在这样一种宽容的氛围里,安多德的内心充满了喜悦,他要让圣主耶稣的光芒照亮这个雪山环抱的王国。传教士们经过强化学习,在短短数月内便掌握了藏语,并以藏人易于接受的方式,用藏文编写了通俗易懂的《圣经》辅导材料。国王允许传教士首先在王室内部和上层人士中宣讲《圣经》。这些通俗生动的读物在王宫、官府乃至寺庙广为传播,引发了人们的极大的兴致。王后听到上帝、圣母、圣子以及耶稣受难的故事便泪流满面,感到心有所依。国王决定先为王后及其仆人举行圣洗,然后再为他和王子进行圣洗。于是,王后和她的表妹,以及一位公主最早接受了洗礼。

接着,国王为传教士们划拨了地皮,开始修建天主教教堂。教堂的修建得到了佛教僧人的好心帮助,他们出人出力,还为教堂送来了大量的砖头。教堂建成以后,喇嘛王弟还送来了两只铜碗,说可以用它们泼洒圣水。在扎布让所建的这处教堂的名称是:“圣母的希望”。

安多德在写给罗马耶稣会总会长的信中说:“(国王)对我们在他的土地上传播基督圣律感到非常高兴,为我们提供了广泛的自由,乃至任何人都不敢对我们的言行提出丝毫非议。如果这块土地上有人反对我们的神圣信仰,那他们只能是这里不计其数的僧人(喇嘛)。国王决定取缔他们,这一决定出乎我们的预料。

(国王)对我们神圣信仰的尊崇如此深情,我们不知道还能希望有什么比这更好的东西。国王、王后等达官贵人不仅对我们的东西表现极大尊崇(似乎已经不能再大了),而且不停地嘲笑他们的教士(喇嘛)们的东西。他们对我们,对圣律的善美和纯洁,对我们的经文、斋戒、拯救灵魂的热忱,对我们诵经的方式等的赞扬,已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

山腰上的住宅区

文明的冲突与权力之争

然而,在安多德神父踏上古格王朝土地的时候,王国已走过了繁荣与鼎盛时期,渐呈夕阳西下之势。

这时的古格王国内外交困:北方有强大的拉达克王国时常侵扰边界,两国间战事不断,致使古格国力消耗;而本土和南方几个小邦又图谋自立。为了邦土的利益和安全,古格王需要大批人口从事农牧生产和当兵打仗,但佛教在这个古老王国有最尊贵的地位,许多青壮年入寺为僧。当时的佛教高僧在古格王国的尊崇地位和一呼百应的号召力,一直令国王如芒刺在背。僧人们在古格王国的政治实力由来已久,王廷与寺庙之间的矛盾日益尖锐。而出家为僧的同父同母的王弟扎达以及王叔得到卫藏支持,是古格寺院集团的领袖人物,在古格全境拥有不亚于国王的影响力。扎西扎巴德强烈地感受到王权所面临的挑战。

外国传教士来到古格,使这里原有的政教矛盾形势开始转化。焦虑的国王确定,要支持和利用天主教来与传统的佛教势力相抗衡,他颁布文告,下令不准任何人干扰传教事务,要人民学习天主教的教义。国王在接纳天主教的同时,受到了不容忍异教的天主教传教士的怂恿,开始盲目相信天主教信仰的无敌力量。国王还错误地判断了形势,不识时务地展开了反对、嘲笑和打击藏传佛教僧人们的一系列活动。他试图用新的宗教抑制寺庙力量的增长,激发古格王国逐渐减退的社会活力。国王甚至把传统的出征前由喇嘛为军队祈福,改为请传教士作祈祷。王后的一位亲戚的婚礼也请传教士主持。

国王、王后及王室的一部分人对基督教的狂热支持,以及传教士们用诋毁和极力反对藏传佛教的方式来宣传天主教教义的种种行为,必然会引起有着悠久历史和传统的藏传佛教势力的强烈反对。作为法王的王弟和王叔一起向国王提出劝告,要他放弃支持天主教,回到先辈传下的藏传佛教中来。王弟把国王请到喇嘛寺庙住了两个多月,除了王弟本人给他讲经外,还请了最博学的喇嘛给国王讲经。此外,王弟还将正在学习天主教教义的14岁的王子送到寺院,找经师给他讲解藏传佛教经典。

王弟扎达的做法使传教士们非常不安。为此,安多德想方设法去看望国王,告诉他:“我知道这是一个骗局,是魔鬼通过喇嘛为国王设下的陷阱。”国王也对安多德保证,在未与他商量前不做任何事情。传教士成了国王的高级顾问。

此时的古格,佛教寺院势力与西方传教士以及国王的矛盾不断加剧,且已十分尖锐。佛教僧侣和耶稣会传教士之间展开了多次大辩论。两大宗教、两种文化在雪山深处激烈碰撞,而国王却希望传教士驳倒那些最有学识的喇嘛。传教士得到了国王的密切配合和有力支持,在国王的偏袒下,传教士取得了全面胜利,僧侣们则一败涂地。这使国王似乎看到了从精神上战胜大权在握的活佛们的新希望。

佛教寺院上层对这种偏袒以及不公平的辩论非常不满,他们积蓄力量,寻找时机,准备更有力地回击狂妄的外来者。而这一切更加深了古格国王、传教士与喇嘛们之间的矛盾。为了避免西方传教士招收教徒,僧人们开始大规模地招收俗民入寺为僧。这种扩大僧侣队伍的行为,严重地削减了古格王国正在进行的战事的士兵来源。矛盾不断恶化,国王和王弟、王叔等大喇嘛之间为取得对臣民的控制权而发生的矛盾,已然完全公开化了。

内部的叛乱和“引狼入室”

国王没收了喇嘛领袖王弟扎达的土地和财产,并警告他的同胞弟弟,如果再不悔改广招百姓为僧的做法,就要撤除为他服务的一切士兵。国王还把军官派到各地,用世俗权力取代了喇嘛首领们的地方权力。国王还逼迫大部分僧人还俗娶妻,致使当时古格王国中喇嘛的人数从五六千人一下锐减到不足100人。生活在山洞里不愿还俗的苦修僧人和极少数高僧忧虑重重,他们宁愿失去一切,即便是土地和财产,也不愿放弃早已根深蒂固的传统信仰,而皈依一个新的、完全陌生的宗教。王弟警告国王,如果继续让传教士传教,将引起民众暴动。

回望古格,暮色苍茫古格余辉

1630年(明朝崇祯三年),在安多德返回印度果阿行使大主教之职,而国王扎西扎巴德身患重病的时候,大规模的反对王权和反对洋教的武装暴动终于爆发了。 王弟扎达代表了当时大多数古格民众的信仰方向,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僧人们利用自己的影响力进行秘密串联,利用古格百姓的厌战情绪,广泛发动民众。暴动首起于边池,由地方长官首先起来造反,接着许多军官率兵反戈哗变。

安多德神甫向罗马教廷报告说:“一些喇嘛现出原形,他们公开犯罪;还有一些喇嘛也蠢蠢欲动。一些最坏的喇嘛则像他们自己所说的那样,无法继续忍受对他们的侮辱,阴谋推翻国王。他们鼓动了许多人背叛国王,不少人联合起来组织无耻的行动,通知拉达克国王赶紧过来,并且说他可以不带许多人马,也无需战斗,就可以进入王国的大门,因为人民的大多数都同他们站在一起。”

拉达克王亲率一支精良部队,抵达古格城下,与当地僧人联合形成包围之势。古格王国危在旦夕。

由于古格地形险要,易守难攻,加之军事防御工事庞大严谨,系统配套,且储备充足,因此,不管从任何一方进攻,均无薄弱环节可破。古格王朝在其鼎盛时期固若金汤,此时也仍然是坚不可摧。拉达克军队只能远远围困,不敢接近,生怕暗堡明窗的攻击造成伤亡。在旷日持久的包围战中,拉达克军队虽然占领了半山腰的寺庙区,但仰望王宫依旧无可奈何。最后,拉达克王逼迫被俘的军民从狮泉河对岸背石到半山腰砌墙垒碉。俘虏们在皮鞭棍棒下累得死去活来,肩背被磨破,血流不止,苦不堪言。修筑碉台与其说是切实而巨大的军事威胁,倒不如说是决一死战的心理战术。王弟趁机向哥哥劝降。此时的古格,无论是经济实力还是军事力量,都难以支撑面前“里应外合”的危机局面。国王扎西扎巴德在山顶看到渐渐增高的碉台,感到大势已去。

古格余辉

回望古格,暮色苍茫

扎西扎巴德提出议和,愿称臣纳贡。一国之君扎西扎巴德走出城堡,全家束手就擒。国王以俘虏的身份走向拉达克首都列城,被投入监狱囚禁。从此,未能返回古格。

拉达克人占领了古格都城扎布让,和一切战胜者一样,他们展开了一场近似于疯狂的掠夺。王宫所有的珍宝被席卷一空,许多工匠和艺术家被掠往列城。西方传教士们在古格修建的教堂也未能幸免。滞留在古格的西方传教士,也一并被拘押到列城,后来才从列城逃回印度。

此外,所有接受过洗礼,成为基督教徒的古格百姓也被押送到列城,成为拉达克人的奴隶,只有少数人后来逃了出来。古格的属地托林、日士、达巴、噶尔等地也相继被拉达克人占领。古格王扎西扎巴德的国王称号被废黜,拉达克王任命他的儿子恩扎普提朗杰为这里新一代的君王。

1624年,葡萄牙人安东尼奥⋅德⋅安多德传教士来到古格。仅仅6年之后的1630年,古格被拉达克占领,古格王国宣告覆亡。

回望历史,公元9世纪吐蕃王朝覆灭,10世纪30年代,王室后人吉德尼玛衮走投无路,率领随从逃进西部的阿里三围。公元934年,吉德尼玛衮在阿里修筑了热那卡玛宫,第二年又修筑了孜托甲日宫。接着,他开辟商市贸易,改善百姓生活,终于建成了自己的王国。后来吉德尼玛衮把拉达克(芒域)封给了长子日巴衮,从这里繁衍出后来的拉达克王系;吉德尼玛衮把古格封给了次子扎西衮,于是从这里繁衍出著名的古格王系。三子德祖衮分封到普兰地方,似乎没有王系延续下来,领地也归属于扎西衮的后裔。

古格王国虽然未能像吐蕃王朝和萨迦王朝那样,将整个西藏置于统一的管理之下,但它在喜马拉雅山和冈底斯山之间,建立了世界最高处的政权和最高处的文明。王国延续了700多年,这在人类历史上也并不多见。

由于所处的地理位置隐秘,由于没有留下任何可靠的文字记载,古格王朝辉煌的历史如同飘过我们头顶的一片浮云,渐行渐远,消失在天空深处,甚至连臣民的后裔都没有踪迹。

如今,古格已风静雪息,废墟以其独特的悲怆和浪漫在唤醒喜马拉雅雪幕曾经令人无法忽视的辉煌,那些盛装的女子,那些英勇的武士,那佛风荡漾的城邦……

佛教寺庙曾经是古格与王权相抗衡的统治力量。

(责编: 李元梅)

版权声明:凡注明“来源:千赢国际官网_千赢国际娱乐场【唯一授权官网】”或“千赢国际官网_千赢国际娱乐场【唯一授权官网】文”的所有作品,版权归高原(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任何媒体转载、摘编、引用,须注明来源千赢国际官网_千赢国际娱乐场【唯一授权官网】和署著作者名,否则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古格文明考察记

    近些年兴起西藏阿里热,作家、画家、摄影家、考古学家、人类学家、旅游者……纷纷云集到这雪域高原最偏僻的地方,这强大的吸引力源自何处?阿里考古是解释这块地方最好的办法。 [详细]
  • 百年苍桑:古格王国达巴遗址考古调查记

    W020171219347088806859.jpg
    在西藏西部象泉河流域的千山万壑之中,被岁月的风尘掩埋着许多鲜为人知的古代遗址,它们铭刻着一段曾经辉煌的历史,但却悄然无声地在荒原戈壁上历经过百年苍茫。[详细]
  • 古格的回响

    如同它的历史,曾跨越喜马拉雅点燃了藏传佛教后弘期火种的古格王朝,700年文明几乎一夜消失。而被覆盖在历史更深处、产生藏族文明支系的象雄文明,更是飘忽不定。[详细]